京郊养殖户6年两遇倒奶杀牛

北京郊区的农民六年来已经倒了两次奶来杀奶牛。奶农不知道奶农的身份。

最近,一些地区奶农“倒奶卖牛”事件继续发酵。1月11日,农业部表示,将全力以赴应对“售奶难”,通过协调乳品企业增加收购、启动产奶监控、加大政策支持和援助,保护奶农利益,稳定产奶量。

作为奶农,奶农的议价能力,尤其是散工的议价能力,几乎被下游控制,所以他们的利益最容易受到市场波动的影响。记者《每日经济新闻》走访发现,在“倒奶卖牛”的背后,是奶农在没有人收奶、无法填补饲养成本时的无奈行为,暴露了中国乳业发展中产业体系的不完善。

业内有人说,为了解决“卖奶难”的问题,需要政策引导,建立一个“牛”和“奶”相结合的产业体系,形成一个风险和利益共担的链条。

1月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距离北京约80公里的延庆县玉树镇夏新庄村。我一下车,就看到村子入口处有一堵墙,上面写着“加强管理,科学防疫,确保畜牧业安全生产”。

最近,有报道称夏新庄村的奶农卖牛和倒牛奶。许多记者“来到这里是为了出名”,并立刻使这个村庄变得热闹起来。一些当地奶农告诉记者,1月8日,延庆县和玉树镇的领导来告诉奶农,牛奶不能倒,肯定会有人拿走。

1月7日,农业部发布紧急通知,要求当地所有加工企业确保购买鲜奶(注:鲜奶通常被奶农称为牛奶),并加大对乳制品政策的支持力度。农业部监察组也去了河北、山东、山西等地。

夏新庄村的奶农告诉记者,牛奶罐车又来了,像往常一样把牛奶从村里的牛奶平台上拉走。没有奶农倒牛奶。虽然收奶价格仅为2.6元/公斤,与2013年同期的3.8元/公斤不相上下,但总比没人收奶好,因为只能保证成本,不能补偿,劳动力也没用。然而,这不是一个长期的解决方案。也可以“推迟”一年半。然而,如果购买价格长时间没有上涨,牛最终将不得不出售。

在6年的“倒奶卖牛”中遭遇两次/

下午1点左右,王布提(化名)在饲料店外用秸秆机粉碎储存的玉米秸秆,发酵后用作奶牛饲料。忙碌过后,王步提放下他的“男人的事”,和记者聊了聊。王步铁已经养牛13年了,在过去的10年里见证了国内乳业的兴衰。

国内奶牛养殖业可分为五个发展阶段。改革开放前,处于缓慢发展阶段,从1979年到2006年,处于稳定发展阶段。1997年以后,乳制品行业的单一公有制被打破,“个人”或“私人”养牛不再是一个限制区,并出台了一系列鼓励乳制品行业发展的政策。2002年,王决定借钱买牛,成为一名奶农。

在“三聚氰胺”事件爆发之前的2006年至2008年期间,是国内乳制品行业的调整阶段。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普查结果,全国的奶牛数量已经进行了修订。2006年,国内牛奶产量超过德国和巴基斯坦,成为仅次于印度和美国的第三大牛奶生产国。

2008年9月,“三聚氰胺”事件爆发,使国内乳制品行业陷入危机。奶农的积极性受到打击,倒奶、卖牛、杀牛现象频繁发生。据农业部统计,2008年9月21日至10月22日,中国13个优势奶牛产区共倾倒牛奶11.4万吨。面对严峻的形势,全国各地迅速采取行动,做出了紧急反应

王步铁和李斗金都觉得养牛卖奶是一项好生意,并且有鼓励贷款买牛的政策,所以他们敢于借钱买牛。头两年牛奶的价格还不错。王步铁购买牛的10万元贷款仍然不错。他一直是一个典型的休闲农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