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为战‘疫’再做点贡献!”——重庆丰都乡镇医生杜天勇战“疫”记

新华社重庆2月27日电:“我想为抗击艾滋病的战争做出更多贡献”。“重庆市丰都镇医生杜抗击“疫情”记

新华社记者、

2月11日,杜躺在重庆市肿瘤医院的病床上,通过微信向党组织缴纳了1000元的专项会费我想为抗击“流行病”做出更多的贡献

杜田镛,44岁,是丰都县展铺镇卫生院的医生。他的家庭困难,生活艰难。他的父亲患有帕金森氏症,他的母亲在床上偏瘫,他的大儿子在上大学,他的小儿子只有一岁。

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杜在1月24日至2月9日期间没有回家。他在防疫和控制的前线战斗,直到病情恶化,无法继续工作。

展铺镇距丰都县10公里。该镇有143名家庭隔离医疗观察员。杜负责该地区的70多人。在防疫和控制期间,杜不仅不得不去看望詹浦镇的人们,而且不得不每天在家给这些人量体温。

杜早上8: 30开始看医生,每天看30到40个病人,直到下午5: 30。他对病人非常耐心,午餐只有十分钟左右。

看完医生后,他要去社区和村庄量体温,做检查和宣传。他经常很晚才回到办公室。当他回到办公室时,他不得不忙于派对工作和院子里的消毒,而院子每天都在高强度地运转。

“‘一个萝卜,一个坑’,每个人都在转来转去。他们没有多少时间休息。办公室里没有沙发。他们太累了,以至于眯眼看着办公室的椅子。”杜田镛坦言,他很想念自己一岁的儿子,尤其是他不在家的时候。

从健康中心到他负责的白水社区大约有2公里。杜每天都过来量体温。单程需要20到30分钟。有一次,白马社区党支部书记冉海龙要他自己开车,但他拒绝了。他担心每天给被隔离者量体温会对冉海龙不利。

白水社区曾经和一位年轻的母亲有过亲密接触。每天,杜都会来给她量两次体温。她有时早上起床很晚,因为她身边有孩子。杜在门外等了半个小时。

"杜医生通常视病人为亲人。仅他一人就占了医院病人的一半以上。”丰都县展铺乡卫生院院长杨碧龙告诉记者,杜已经住院几天了,很多病人都来问:为什么杜医生不在这里?他已经回来很久了?"病人也视杜医生为亲属."

”杜博士很少想到自己。他的左臂几年前受了重伤,但他说自己有腱炎。没关系。他继续在流行病的前沿战斗。”杨说,“2月9日,他在分诊时疼得汗流浃背。我坚持要他去医院检查。结果是肺癌。”

杨德安让他去重庆医院看医生,但他不想去。他离开防疫工作后应该做什么?后来,杨德安开车送他去火车站。

杜的妻子必须在家照顾老人和孩子。他独自坐火车去重庆看疾病。杨德安看着自己孤独的背影,想到自己病得很重,不得不独自去重庆找医院、挂号、体检、办手续,不禁潸然泪下。

杜在重庆癌症医院住院期间,左臂疼痛,无法入睡。尽管他知道自己身患绝症,但他仍然很乐观。“我的家庭不能没有我,我的单位也不能没有我。我想回家,尽快回到我的岗位!”杜坚定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