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日记·我在战“疫”一线丨谁是最可爱的人

这是北京医院的医生写的“《抵汉十日侧记》李”,记录了疫情期间接触到的人和事。“他作品中最可爱的人”平凡而闪亮“正是这些最可爱的人”让无权无势的人”让悲观主义者前进“2月19日星期三武汉晴”2月7日。随着第二批支援武汉的医疗队登上飞往武汉的飞机,他们在一切安定下来之前就去上班了。几轮任务之后,我终于有了空闲时间,把已经积累了十几天而无法仔细考虑的零碎东西放在了纸的末尾。虽然他们不会被遗忘,但他们不会被错过。

△北京医院对武汉医疗队的第二批支持

每天都在涌入。他们都为帮助湖北和韩的医务人员欢呼,称他们为“最可爱的人”。诚然,那些在国家需要的时候能够挺身而出的人,或者那些留在各自岗位上的人,是最可爱的人。当别人看到我们的美丽时,我们也应该睁开眼睛,打开心扉,看到别人的美丽。

△王晓刚博士第一次在夜间工作,在六小时内接待了病房里的近20名病人。病人有点激动,唯恐不被送进医院。后来我们才知道,这些是2月9日因武昌区街道工作人员失职而未能及时得到妥善安置的危重病人。这些重病患者在公交上坐了10个多小时,前途未卜,很难知道他们是生是死。当离目的地病房只有一扇门时,他们也达到了情感的临界点。那些进入的人就像落下的石头;那些还没有进入的人就像没有落地的靴子。最先发现这种情绪状态的同济医院的护士同志,主张每个人都应该先留在医院,当入院程序没有完成时,医生应该一个一个地会诊,这很快平息了这场风波。

我还记得一个叫“龚老师”的老人,他在会诊的时候仍然说话很匆忙。他既轻松又焦虑,但仔细听着,一起哭泣。他的妻子和妹妹突然去世了。他们都去了汉口。回国后,他们因高烧住院,几天前就去世了。悲伤还没有达到它的深度,老人也被诊断出患有这种疾病。我不知道老人在心里平静地讲述了多少次这个故事。那些认为自己已经下定决心的人不可避免地会为此感到难过。事后,他们写下了自己的话,并在纸上写满了泪水。第二天早上,当你叫他“龚老师”时,他问你“你吃早饭了吗?”这句平淡无奇的话胜过对着镜头说上百万次“谢谢北京的医生”。历尽艰辛、仍有荆楚风韵的湖北武汉人,是每一个故事的承载者。他们是可爱的人。

还有很多可爱的人在前线医护和病人中。医务人员中可爱的人和可爱的东西需要冷静下来寻找。这不是一次旅行,不是短暂的一瞥,也不是短暂的一瞥。

昨晚病房里有五个病人无法入睡。他们已经有了辅助睡眠药物,但他们仍然经常打电话给医务人员。转念一想,在他确诊后,他的妻子和家人被隔离了。仍然有四岁的孩子,他们每天都被指指点点,这恰好在14日结束。白天,无数的电话和信息被发送,没有消息被听到,心脏被炸,晚上很难入睡,药物是无用的。值班护士说,“我们会帮你联系的,”他再也没有按过寻呼机。我想,他没有给我们打电话,这一夜也还是睡不着。在医生的值班记录中,护士的“我们会帮助您联系”变成了“与家人失去联系和焦虑,请尽最大努力帮助联系”。从小夜到大夜,从大夜到白班,从医生到主任,每个人都参加了寻人接力,当他们得知他们找到了自己的家庭,他们不得不加上“家里一切都好吗”以免灾难会再次伤害到受苦的家庭。我担心医务人员的可爱将不得不从固有的象征中被抛开并加深,以使人们理解并感受到他们的可爱。

北京医院前线医疗

这里有很多可爱的人。谁是最可爱的人?我是af

这篇日记摘自王晓刚医生在北京医院的《抵汉十日侧记》。谁是最可爱的人?如果说作家魏伟是第一个喊出时代和人民心声的人,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流行病”中,王晓刚博士给了新一代最可爱的人更丰富的内容。

在他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聚光灯外平凡而伟大的群体形象。他们给这个时代和这个国家注入了新的精神核心。

倾听一线声音

更多感人故事

请关注更多《天使日记·我在战“疫”一线》

首席执行官制片人,华阳

执行制片人,王珊珊张鸥

制片人,崔霞

记者,崔谷夏小慈,杨洪阳

编辑,杨洪阳

鸣谢,北京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