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炳生:精准扶贫中的中国力量何在?

不久前,中央电视台农业频道拍摄了一部精准扶贫纪录片,并组织了一次精准扶贫研讨会。纪录片和研讨会都以“中国力量”为关键词。在研讨会的高背板上,四个红色的书法字“中国力量”气势磅礴,占据了三分之一的版面,影响巨大。

中国精确扶贫的优势是什么?我们应该依靠什么力量赢得这场帮助穷人的精确战役?我认为可以归纳为三个方面:政府主导的推广、社会力量的参与和农民自身的努力。

政府主导的推广首先体现在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消除贫困,改善民生,逐步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也是我们党的重要使命.坚决战胜贫困,确保到2020年所有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全面进入小康社会。

根据这一要求,国家制定了全面的消除贫穷战略和工作计划,并将责任下放给各级政府。各级政府的促进是全面的,包括总体规划、部署、对口援助、特别支持、驻地指导等。可以说,我国在扶贫工作中充分发挥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优势: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做到我们已经做的和正在做的。

社会力量的参与非常重要。虽然政府在促销中起着主导作用,但政府不可能事事都做。特别是在工业扶贫领域,社会力量的参与是不可或缺的。社会力量可以归纳为两类:企业和公共福利。

企业是指各种盈利企业。这包括各种合作社,因为许多成熟的合作社是由企业领导的。企业参与扶贫不仅能使农民脱贫致富,还能使企业自身发展获利。企业参与的意义在于企业能够做好农民自己无法解决、政府无法直接做的事情。农民种植的产品质量往往不同,导致销售问题和价格波动,导致收入非常不稳定。企业的参与主要是建立储存和加工设施,收集和加工农民生产的产品。通过现代化的储存设施,延长产品储存时间可以稳定产品价格波动,稳定收入。通过深加工,可以增加产品的附加值,增加收入。同时,在这个过程中,企业通常会根据市场需求对产品提出一定的质量标准和规范,并为农民提供相应的技术指导和服务。这方面有许多案例。

你如何看待企业通过工业帮助穷人的利润?只要企业遵守基本的行业标准,农民满意,脱贫致富是合理的。企业盈利也是必要的:只有当企业能够盈利时,才能激励企业,工业扶贫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像正常的商业经济关系一样,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而不是零和游戏。参与工业扶贫的企业通常有更好的自我约束能力,因为政府和公众都非常关心扶贫工作,不能犯错。当然,企业在这个过程中应该尽可能照顾农民的利益。一些参与工业扶贫的企业也将自愿进行一些慈善和公益捐赠。

公益,主要是各种公益组织和志愿者,包括大学和研究所等。主要方式是技术推广服务,即人力和智力投资。长期以来,农业院校和农业科研院所在教育技术扶贫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在工业扶贫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这方面有无数典型案例,但只有少数人获得了广泛的宣传和认可,而许多教授

农民自己努力也是极其重要的。政府的全面推动和社会力量的积极参与不能取代农民自己的努力。否则,它将成为一种简单的输血,不可能完全摆脱贫困。

有些人说先帮助穷人帮助志愿者,先治疗穷人帮助傻瓜。贫困地区的人们,特别是那些生活在极度贫困地区的人们,他们的精神面貌肯定有一些特点。傻瓜,在这里,不是一个带有感情色彩的贬义词,而是一个客观的描述。根据字典,愚蠢的原意是指那些与世界几乎没有联系的人,那些有孤立的信息和孤独的个性的人。偏远贫困地区的农民天生缺乏远见、洞察力和进取精神等。好不容易培养出一些受过初中和高中教育的年轻人,具有一些远见卓识、洞察力和进取精神,结果也大多是外出工作。没有多少受过大学教育的农村孩子毕业后回到农村务农。

因此,在精确扶贫的过程中,我们不应该脱离实际,对贫困农民提出过高的要求,而应该想出有效的办法充分调动他们的积极性。除了一般的宣传和培训之外,在设计项目时,应更多地注意选择贫困的当地村民能够做什么和能够做什么。此外,一个非常有效的方法是让村民们互相开车。例如,我们学校的一位教授带领团队中的老师和学生在云南省滨江村进行了一项扶贫实验,以促进一个偏远、原始和破旧的瑶族山寨转变为一个新面貌。镶嵌在热带雨林中的几十栋崭新的瑶族小木屋是村民们在专家的指导和示范下自行重建的。当邻居靠自己的努力把破旧的建筑改造成漂亮的新建筑时,那些懒惰和“愚蠢”的人就不能坐以待毙了……”从长远来看,教育仍然是帮助解决问题的起点。提高义务教育质量,扩大职业教育规模,提高农村高中入学率,甚至普及高中教育是努力的方向。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普及高中教育,使绝大多数新的城乡劳动力接受高中教育和更多的高等教育。消除农村贫困,不断增加农民收入,是一项长期规划和根本政策。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