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原KPCB中国掌门人现创世伙伴资本周炜:早期投资窗口期只有3到6个月 我们的策略是“围猎法”

投资界(微信标识:学究2012)4月18日报道称,毕马威中国前管理合伙人周伟今天正式宣布离职,并成立了一家新的投资机构“创世伙伴资本”。新基金管理团队的大部分成员来自毕马威中国,另外两个合作伙伴是毕马威中国董事总经理唐鑫和董事于凉。

据了解,新基金将专注于创新金融、中国企业出海、创新技术、大数据、人工智能、泛娱乐内容平台等领域。

“十年之痒”,新基金被高估

周伟已经在KPCB待了十年。

2007年初,周伟作为彭凯华莹中国基金的创始团队进入风险投资行业,专注于互联网、无线技术、新媒体和互联网金融的投资。他曾在JD.com、JD.com金融、宜欣、荣360以及数十个项目中担任投资主管,包括科技、喜马拉雅山、二手系统、祁鸣之星、瑞尔牙科、亚洲创新集团和探索。

说到这次重新开始,周伟用了“十年之痒”这个词。他说:“我主要想为自己做点什么。我职业生涯的最后一次变化是在我在企业工作近10年后,现在我也在KPCB工作了10年。也许我一生中有“十年之痒”一整天,人们都被鼓励创业,当他们说得越多,他们就会被感动。除了过去几年市场环境的变化之外,周伟为自己做点什么的想法也增强了。

在周伟看来,人就像是被设计出来的机器。代码已经设置好了,你可以随时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回顾中国的创业环境,十年的创业和十年的投资带来了巨大的变化。在国内创业市场发展迅速、进化速度远快于美国的时候,也必须迅速做出决定。此外,周伟认为,作为风险投资,人民币资金必须可用。人民币不一定是一种超过美元的投资货币,但一个更加本地化和双货币的基金,在未来肯定会赢得更快和更专业的决策。

随着内心的呼唤,周伟独立了。

自2013年以来,中国风险投资经历了一次新的裂变,许多投资伙伴已经自行创建了新的基金。直到今天才出来的周伟似乎慢了一拍,但周伟的观点是:“你永远不能等待做某事的最佳时机。这更取决于你是否准备好了,以及你是否想清楚了。”

值得注意的是,与大多数初创基金不同,许多初创基金只有一个合作伙伴,并在团队中招募人员,而周伟几乎是一个合作多年的团队。基金管理团队和创始合伙人完全不同。与VC2.0一代人的变化大相径庭,作为基金的负责人,周伟在管理、机构投资策略和筹资等方面都有所不同。已经成功验证了经验。

令周伟高兴的是,尽管新的人民币基金是10年一周期的,但它筹集得很快,大大超过了筹集的金额,达到15亿元。

美元和人民币双重货币基金

投资界了解到,周伟新的人民币基金募集只花了三个月,LP包括知名母公司基金、政府主导基金和知名公司首席执行官。

周伟非常清楚,作为一个新的投资机构,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都应该这样做。未来,人民币基金将至少占中国投资界的一半,但如果可以用美元融资,仍需要用美元融资。美元基金LP非常成熟。首先,它有良好的循环耐心。其次,它更长期,需要以后的利润和收入。一些项目更适合在美元市场和海外增长和上市。一些项目更适合国内市场的增长。

双货币基金允许早期投资者根据每只基金的投资方向和对不同资本市场的偏好来决定。“如果只有一种货币,你会看到一个非常好的公司,但是没有适合它的货币。这是一个头痛的问题。”

因此,在他看来,风险投资将朝着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并存的方向发展,二元货币将成为未来的主流。2013年前,人民币基金均为三年期和五年期,大部分投资为首次公开发行前投资。早期风险投资的生态根本不存在。从2013年到2014年,部分人民币基金的LP开始成熟,但m

假设是奥运会的越野比赛,你如何选择最终哪些运动员会赢?竞赛组委会不会告诉你在路上会遇到什么障碍。选择球员时,每个球员都有自己的优势和劣势。每个团队都有自己的能力价值。如果能力值是用五个指标来衡量的,它必须是高或低的,有的力量很强,有的足智多谋,有的擅长游泳,有的擅长攀岩,还有的可能有很好的耐力。这就像一个早期投资者在观察一个行业。在第一轮,他只跑了一米。谁会赢?这完全取决于投资团队对这一领域的理解和认知。

在游戏风格上,周伟采用了“狩猎方法”:在短时间内,所有的人,无论他们去哪里,去哪里打猎,在任何目标上都必须有绝对的优势。

具体来说,周伟每个月都会设定一个狩猎主题。选择方向后,投资团队的所有成员都应该把所有的时间花在这个方向上,除了必要的事情。“在一到两周内,我们都会争相研究和判断这个行业是否值得投资,以及产业链中哪些环节最值得投资。必须在一两周内找出关键因素。”

周伟认为选择正确的路线并不难,但选择公司却很难。“我们的人数很少,所以策略是在当地采用狩猎模式。在一点上,我们在经验、能力和成就方面都有优势。”周伟补充道,“所有10个人都进入一个行业进行高密度和高强度的研究。两周后,他们基本上看到了他们应该看到的东西,并能很快总结出行业的规律。参与讨论的每个人都可以把全部注意力集中在这一关键点上,而忽略一些令人不安的事情。”

该策略没有对错,只有适用性。正如周伟所说,对于一个小团队来说,它只能是很少的和精确的。

VC的投资窗口期实际上非常有限。在几个月内找到正确的方向意味着团队必须不断改变方向。周伟的新基金主要集中于中期和早期投资。在他看来,这个阶段的窗口期一般很短,只有3到6个月。“风口总是在那里,到处都是。在电信行业,一年内可能会有20家垂直公司耗尽中国市场。我们希望做的是从10到12中选择3到4个。但时间点非常重要,无论是太早还是太晚。”

从2005年到2008年,许多美国基金在中国登陆,并招募当地中国团队进行投资。然而,从2013年到现在,可以看出一些美元机构正在脱离美国品牌,呈现出“投资品牌本土化”的趋势(高原、NEA…….甚至IDG资本收购IDG)。最终形成:本地化团队、地方融资、地方决策、国内外投资、国内外退出。其背后的原因可能是:中国资本市场日益成熟,退出渠道从零开始,合格或相对合格的液化石油气比例不断上升,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从复制到中国再从中国复制,美国液化石油气合作伙伴和液化石油气开始不了解中国。

周伟分析显示,初创企业和投资都是周期性的。现在,投资行业发展的潜在能量已经积累到一个临界点,自然会有一些新的变化。“在未来10年甚至20年,这对中国风险投资来说将是非常关键的。将会有一轮摇晃和重组。恐怕只有两种人能够生存:一种人太大而不能失败。一个是专业精度。”周伟为创立者合伙人设立的是一个专业而精确的投资机构。

[这篇文章最初是投资界写的。网站转载必须在文章开头注明源投资社区(微信公众号:Pedaily 2012)和作者姓名。微信转载必须在文章评论区获得授权。如果出现违规行为,投资界将调查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