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影响欧洲葡萄酒产区,或有更多酒商转战澳酒

随着欧洲新皇冠肺炎疫情的蔓延,进口葡萄酒的市场趋势也引起了业界的关注。几天前,法国、意大利、德国等主要葡萄酒产区的大型葡萄酒展被推迟。德国葡萄酒协会常务理事甚至预测,今年头几个月对中国的出口量将大幅下降。

就国内渠道而言,由于终端消费尚未“解开”,部分酒店销售停滞近两个月,部分进口葡萄酒经销商资金回收困难,团购渠道销量未达到预期。在这种情况下,一些酒商转向了网上购物、电子商务渠道和社区营销,但效果并不明显。

业内人士预计,疫情将导致一些进口葡萄酒品牌降价销售,市场集中度将进一步向品牌化和精细化方向发展,未来可能会有更多法国葡萄酒进口商转移到澳大利亚葡萄酒市场。

中国销售“暂停”

“我现在是澳大利亚的一个天鹅村,主要是通过团购。受今年疫情的影响,葡萄酒消费被转移,每个人都没有预算,集体采购订单也没有达到预期的增长。”河北的一位经销商告诉《新京报》,自除夕以来,他的葡萄酒几乎没有“卖得很好”。如果这种情况持续3个月,租金、库存、劳动力等成本压力。会使许多酒商的现金流紧张。

“这些商品几年前就已经卖完了,但是存货不多,但是顾客和我差不多,而且酒钱还没有回来,所以暂时不进去很尴尬。”山东淄博的一家进口葡萄酒经销商表示,正常情况下,经销商需要一定的最低订购量才能购买葡萄酒,上游进口商根据订购量给予费用奖励。“下一个节日将等到今年下半年,今年市场感觉非常糟糕。”

据好市多的进口商、柳州金尊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魏志丹说,很多酒店已经两个月没有营业了。根本原因是在疫情爆发后,他们没有开瓶消费,终端酒商店也不急于购买。“红酒消费较多的地方是酒店,这里的商业消费和官方消费占很大比例。节日前是吃东西和送礼物的时候了。大多数公司在节日后在家工作,不需要娱乐。消费者会自己喝一些,但数量不大,也不会太贵。”

事实上,中国红酒消费的“暂停”让许多进口品牌意识到了疫情的严重性。2月10日,欧洲最大的葡萄酒生产商卡斯代尔的董事总经理艾伦卡斯代尔(Alan Casdale)写信给他的中国合作伙伴:“我们理解你们的困难以及这场危机对企业的意义。同时,我们将与您一起推动科斯特洛、宾德吉、帕蒂亚和里特的中国市场业务。”

不久前,德国葡萄酒协会常务理事莫尼卡勒也公开表示,中国是德国第五大葡萄酒出口市场。2019年,德国出口到中国的葡萄酒平均单价上涨0.35欧元,至每升5.17欧元。出口增长2%,至1700万欧元。由于最近新皇冠病毒的传播,协会预计与中国相关的出口业务在2020年前几个月将大幅下降。

降价销售的可能性增加

随着疫情在欧洲蔓延,该行业预计对进口葡萄酒的影响将继续增加。中国副食品流通协会副秘书长杨表示,国际物流在疫情爆发之初就已停止抵达香港。欧洲疫情的蔓延给当地葡萄酒公司造成了麻烦,使其蔓延到中国。成都2020年春季糖酒会的推迟也打乱了许多品牌的营销步伐。

目前,欧洲主要产区的主流葡萄酒贸易活动已经受到疫情的影响。传统上,法国波尔多葡萄酒周在每年四月的第一周举行,但由于疫情,今年的活动最迟可能会推迟到秋季。3月3日,意大利维罗纳菲尔也宣布将原定于4月下旬举行的三次会议推迟至6月中旬。与此同时,原定于3月15日至17日举行的德国普罗维因展也举行了als

宝月世家中国首席代表李雅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指出,从2018年开始,葡萄酒市场增速不如前几年,进口量下降,今年还会出现另一场疫情,这肯定会对经济产生影响。一些资金紧张、目标高的经销商可能会降价并扔掉他们的商品。

中国酒精饮料协会的数据显示,中国瓶装进口葡萄酒的数量从2014年的384,000升增加到2018年的687,000升,年均增长率为15.8%。然而,自2018年以来进口量略有下降,这与2017年进口量过大以及2019年澳大利亚葡萄酒实施零关税有关。中国食品和本土动物进口商协会葡萄酒进出口分会的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葡萄酒进口量将继续下降,年进口量达到61.25万升,同比下降10.9%,进口量也下降了14.8%。

2019年1-12月,葡萄酒进口量为6.1亿升,同比下降10.9%,进口量为24.3亿美元,同比下降14.8%。图片/葡萄酒进出口商协会

澳大利亚葡萄酒或更受酒商青睐

除了降价销售外,魏志丹认为,疫情将促使中国混合进口葡萄酒市场的调整,一些法国葡萄酒进口商可能会将他们的头寸转移到澳大利亚。

从2018年开始,澳大利亚已经超过法国成为进口葡萄酒最大的来源国。根据中国食品和本土动物进口商协会葡萄酒进出口分会的数据,2019年,中国进口了147,600升澳大利亚葡萄酒,同比下降10.69%。进口8.65亿美元,同比增长10.6%。其在中国的市场份额达到35.54%,居进口国之首。

杨认为,在进口量下降的前提下,澳大利亚葡萄酒的数量增加了10.6%,表明澳大利亚葡萄酒正在向精品葡萄酒发展。驱动力是主要品牌的价格上涨和以五星级葡萄酒厂为代表的精品葡萄酒的总体价格上涨。一位接近澳大利亚付逸集团的人士也告诉《新京报》,目前整个澳大利亚葡萄酒市场正在向中高端发展,低端产品数据正在下降。

与澳大利亚葡萄酒相比,中国进口法国葡萄酒和进口葡萄酒的数量都有所下降,2019年分别下降了19.18%和35.09%,占市场份额的28.49%。杨和他的团队认为,法国葡萄酒在中国市场份额的下降是由多种因素造成的,而多年来价格持续上涨是原因之一,但更重要的是,品牌实力不足,龙头品牌数量太少。2019年,许多法国葡萄酒企业采取了降价措施。

一位进口葡萄酒商人进一步向《新京报》记者解释道,“法国的波尔多葡萄酒曾经是进口葡萄酒的代名词,在受欢迎程度和质量方面都是最好的。然而,自从“卡斯特”(后来改名为卡斯代尔)商标争夺战以来,许多企业都调整了战略。法国葡萄酒受到很大影响,给了澳大利亚葡萄酒品牌一个机会。”

酒商也认为分类系统在早期制造了法国葡萄酒,但许多进口酒商在后期利用了它。“他们专门去法国购买知名品牌,然后以更低的价格把同等级的葡萄酒卖给中国。例如,对于也是AOC级的葡萄酒,科斯特洛每瓶售价为200至300元,但对于小品牌来说,售价仅为40至50元,从而混淆了价格体系,并让消费者对法国葡萄酒分级的权威性产生了怀疑。”

市场集中度进一步提高

从2月24日开始,金尊贸易正式复工。虽然目前不可能顺利开展业务,但魏志丹已经在为疫情过后的市场复苏做准备。“我们现在主要进行团队培训,包括市场分析、业务战略调整、内部系统改进、业务流程规范和进口葡萄酒知识培训。”

在魏志丹看来,疫情过后,人们的健康意识和品牌意识将会增强,进口葡萄酒将回归国内葡萄酒等品牌。一些知名度低、质量差、没有渠道优势的品牌很可能会消亡。“中国进口葡萄酒市场将

为了减轻疫情的影响,进口酒商也在积极自救。然而,在魏志丹看来,许多网上红酒商家和社区营销都是由中小酒商和厂商的基层人员操作的,对政府事务、商业等葡萄酒消费的主力军影响不大。"广告比带来商品更有意义。"

杨还认为,酒类企业在疫情期间的网络营销行动和帮扶政策只能略微缓解销量,但整体情况不会下降。“就批发价而言,葡萄酒在线收入仅占1/10左右,离线渠道仍是主流。今年2月,一家进口商在电子商务平台上采取了重大举措,但收入仅够支付2月份的工资。”

魏志丹建议进口葡萄酒品牌和进口商都应该冷静下来,考虑在疫情爆发后应该采取什么策略。利用这段时间来加强内部管理和调整战略方向至关重要。

周斌王妍艳情小说